中文 | ENGLISH

当前位置: 新闻中心 > 新闻动态

新闻动态

郑永刚:产业是我回乡的通行证,纳税20多亿,杉杉靠实体经济回馈宁波

2018-04-01
      1998年,当时如日中天的杉杉出走上海,宁波一时为之震动。

      20年后,杉杉集团董事局主席郑永刚借3月31日举办的“2018宁波发展论坛”春季会(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指导,宁波市人民政府主办,市社科联、经促会承办,国研经济研究院东海分院执行承办,主题为“新时代企业家精神与宁波发展”),首次在宁波讲述杉杉这20年来的转型历程。

      郑永刚说:“终于可以向家乡父老汇报这些年取得的一些成绩,勉强能算得上衣锦还乡了。”



      其实,他今天不仅仅讲了杉杉。很多话,滚烫、霸气、一片赤诚,端的是干大事的企业家风范——

“我们现在是全世界最大,不是前三名,我们是遥遥领先全世界第一大!”


“我5年内必须做成这两件事,做不到就滚蛋,就不是宁波企业家!”


“我傻,我不管事,只过钱。”


“宁波企业家,尤其是我们这一代人……得努力,如果不努力的话我们就会被淘汰,对不起家乡父老。”


……


1、“这就是我要对家乡父老交代的所谓的衣锦还乡”


      “郑永刚1998年年底只身去上海,那时候有争议,很多人说混不下去了,我从来没有说过为什么,我也不想说。”

      那到底为何当年杉杉要从宁波出走,把总部搬去上海?

      当时,“宁波杉杉西服品牌赚钱赚得多呀……大家都知道。”“所有银行里只有存款没有贷款,一毛钱贷款都没有。”“我临走之前,杉杉股份1996年1月8日上市,开辟了中国历史上定价发行的第一名,那是很牛的一件事。”

      “可是,能牛多久呢?牛不了多久,我心中有数。”

      “我自己知道西服搞不了多久,国门一打开、市场一打开,ZARA到你家门口怎么办?你能跟他媲美吗?不可能。”

      “最好的就是升级,用技术或者是用创意来升级,那是最棒的,因为它的失败概率很小。如果升不了级怎么办?那就要转型,如果不转型的话,就被淘汰。”

      郑永刚跑去上海,就是转型去的,向服装产业之外寻找转型的机会。

      所以,有了今天杉杉真正的主业——锂电池材料。

      1999年3月份,杉杉收购了一家碳素材料研究机构,先期投入8000万元,作为其“863”课题的科研经费。课题完成后,郑永刚又继续追加3亿元,“把整个研究所所有科研人员弄过来,在上海开始产业化”。

      但是,产业推进情况并不顺利。杉杉在进入锂电池材料领域的前8年,都是亏的,用郑永刚自己的话说是“亏得一塌糊涂”。

      “我们自己都不好意思,8个人开会有7个人说卖掉它,我说舍不得,最后决定坚持。”他表示,“因为当时我们国家没有这个产业,日本有韩国也有,而杉杉是中国第一个从课题到产业化、规模化、市场化的锂电材料企业。”

      幸亏,苹果来了。“我们真正的赚钱是靠乔布斯,苹果推出来的时候全球捆绑招标,我们的材料成了主要的供应商。”

      至2013年,杉杉股份的锂电材料业务收入,全面超过其服装业务。

      今天,杉杉的锂离子电池正负级材料已经做到了全世界最大,出货量占到全球的30%。“不是前三名,我们是遥遥领先全世界第一大。”郑永刚话里满满的牛气。


      “我们技术也领先,苹果、特斯拉、奔驰、宝马、索尼、三星、LG、宁德时代、比亚迪,这些都是我的客户。”

      中国作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,“但是应用科技在全球领先的很少,杉杉科技锂离子电池技术是全球应用科技领先的一款,这就是我要对家乡父老交代的所谓的衣锦还乡。”郑永刚说。


2、“这两个事情五年内必须做到,做不到滚蛋,就不是宁波企业家”


      其实,杉杉搞锂电池材料这个事,郑永刚当年有点偷偷摸摸干的意思。
      “当年不能公开呀,当年如果我公开的话,我的科研人员被挖走了怎么办?挖走了科研人员谁都想干呀!所以绝对保密。”

      现在,郑永刚底气足了。

      全世界只要发现有一个在锂电池材料领域技术领先的科研人员、专家,“我们不惜代价把他搞过来,无论他是日本人还是美国人。”

      现在为什么可以讲这个事了呢?
      “现在科研人员就是我的股东,你要挖他,先出两个亿,你挖不动了吧?他持有杉杉科技的股权,所以他的身价不菲。”

      郑永刚的野心,不只是做锂电池材料的主导企业,而是想成为这一领域的领导者企业。

      他要干两件事:“一是制定技术标准,我是制定这个行业技术标准的企业;二是规模是压倒性规模,必须绝对领先。”

      “行业标准和领先规模,这就是一流企业所干的事。华为这么牛,也要干这个事,大量研发经费就是做这个事,这个事做不成就是二流企业。”

      郑永刚说,这两个事,5年内必须做到,“做不到滚蛋,就不是宁波企业家”,“今天吹了一大堆牛皮就破了”。

      “我不想破,我想干成。”

      同时,郑永刚还想打通锂电池材料的上下游产业链条。

      在上游,杉杉也在寻找锂电池相关的矿产资源,去年投资洛阳钼业,开始布局。

      下游,杉杉已经启动储能等方向的发展,并紧密加强同核心客户的合作。独角兽中赫赫有名的“宁德时代”,也是杉杉的重点客户。


3、“我们这一代企业家还要努力,否则对不起家乡父老”


      前段时间,我们东南商报及旗下官微“东南财金”率先提出的“宁波为何出不了独角兽”这个话题,引发各界热议。今天,郑永刚也对此作了回应。

      郑永刚在历数宁波帮的前辈人物如虞洽卿、包玉刚、邵逸夫等等之后,说:“我们这一代就差了很多,我们想来想去没有马云,没有马化腾,没有任正非。”

      “但是我们在路上,未来我们一定不负家乡父老的期望。”

      “宁波企业家,尤其是我们这一代人,郑永刚、李如成、郑坚江、沈国军、丁磊,这一波人,我们得努力,如果不努力的话我们就会被淘汰,对不起家乡父老。”

      “独角兽是小儿科,宁波人是做大企业、大买卖的,搞小东西也搞,但是不是我们的强项。”

      不过,郑永刚也指出,宁波人太会算账,“你太算计了以后,尤其是共享、分享,宁波人这方面就不太愿意,我的就是我的,你的就是你的,分享什么呀。”但是现在互联网时代恰恰就是要讲分享,“你赶不上分享就没有了”。



4、“我对家乡的情结重得不能再重了”

      谈到宁波,郑永刚的家乡情结一发不可收拾。

      “都说郑永刚走了,其实我一直都在,目前除了一些工厂没有办法,杉杉绝大部分企业都在宁波,去年在宁波交了20多亿税,而且不是房地产,全是实体经济。”郑永刚说:“我对家乡的情结重得不能再重了。”

      他认为,宁波有着全国领先的政策优势与营商环境,除了深圳前海、新疆喀什、西藏等地区,税收政策最为优惠的就是宁波梅山岛,但宁波不善于这方面宣传。因此他经常把宁波推荐出去,为宁波招商引资。

      宁波的科研机构、科研人才不足,也被郑永刚认为是一个影响发展的大问题。

      去年年底,杉杉在长沙开工了一个占地1200亩的工厂,“投了一百多亿”,为什么没有放在宁波呢?郑永刚说,因为长沙有中南大学。

      “我们跟他产学研一体化,他是国家工程实验中心,所以我们大量博士后、博士都是他们那出来的,我们那个总裁还是他大学的教授。”

      “科研力量很重要。”


      “宁波关键是要有科研机构、科研人才。”


      “科研机构、科研人才少了话,相对就吃力一点。没有科研人才,你想在当地把科技产业做得特别强,不可能。”


郑永刚精彩语录
 
1、 我们宁波还没有马云、马化腾、任正非,但我们在路上,未来一定不负家乡父老期望!
 
2、 中国未上市的企业平均寿命3到5年,上市企业8到10年。杉杉已经有30年历史了,未来怎么办?必须转型升级。
 
3、杉杉现在成了一个共享平台,有本事的人来,我出钱,你经营,资源共享;我给你站台,没事不烦你。
 
4、 我预测2035年以后全球不可能有一辆汽油汽车的生产,全部纯电动;不会再有驾驶员了,全智能化。
 
5、 制定规则,有定价权,这是一流企业干的事。当然三流企业也能赚钱,但必须要有奋斗目标,成为一流企业。
 
6、 杉杉最厉害的就是研究院,只要发现这个领域里有技术领先的科研人员,我们就不惜一切代价把他请过来,这是真正核心竞争力所在。科研人员也是股东,身价不菲;要挖他,先出两个亿。
 
7、 我是一个老宁波,对家乡的感情看重的不是一点点,大部分企业注册地都在宁波。我也介绍了200多家企业落户宁波,宁波营商环境很不错。
 
8、小桥小路小宁波,宁波人太过于算计,格局不够大。现在是分享经济时代,不能停留在“我的是我的,你的是你的”这样的观念上,赶不上分享,你就要被淘汰。
 
9、宁波要有大格局,为什么不把浙东搞成一个大都市圈,把周边城市都包容进来?做大事要有大情怀,要有愿付出、敢吃亏的姿态。
 
10、发展靠人才!杉杉和中南大学搞产学研一体化,那里有国家实验中心,有大量的博士、博士后。宁波有自己的优势和特点,但没有本地科研机构、科研人才,要把科技产业做得特别大不太可能。


(转自《东南财金》,记者乐骁立,内容有删改,并综合《甬派客户端》报道,记者张璟璟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