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文 | ENGLISH

当前位置: 新闻中心 > 媒体报道

媒体报道

郑永刚专访:家国情怀不是空喊口号

2017-01-18

      过去30年,受惠于改革开放,中国经济充满活力,中国大陆是全球制造业最具竞争力的经济体,在这波市场经济大潮中,以浙商为代表的民营企业家取得了极大成功。在今日逆全球化的凛冬中,中国经济遭受彻骨寒流,全球竞争力下降。企业家们发问,这期间发生了什么,中国竞争力如何被消弭?
      在如此寒冬中,中国产业经济同时面临两大考验,一是几乎所有的企业遭受产业升级转型的考验;二是在市场经济中磨砺成熟的老一代企业即将退休。在这二重新旧更替之间,中国经济能不能爬过这个坎,如何爬过这个坎,民营企业如何适应这个新时期? 2016年12月20日,在第八届中国商业领袖论坛暨‘倾城之光’颁奖盛典”上,澎湃新闻专访了杉杉控股董事局主席郑永刚。

澎湃新闻:你今年到东北、西北等地投资、考察,每一处都受到当地政府欢迎,从企业家的角度,新时期的政商关系如何处理?
郑永刚:我走市场路线,不靠官场关系,我与政府官员交朋友,但关系很正常。我到当地投资,可以带来税收和就业,给当地带来政绩,所以我所到之处很受欢迎。省委书记、省长都比较欢迎我。我30多年的从商经历没有瑕疵,从来没有害过人,也没有被人害过。我与政府官员之间的关系就是所谓的“清”、“亲”关系,在中国的企业家中,我自认为我的政商关系是比较健康的,所以政府比较欢迎我。我1999年到上海,我们在上海很本分。我不需要人情,国家现在的政策,上海的政策,已经很好了,只要国民待遇就已经非常好了,何必再去找关系,找资源,这样做肯定不健康。我们只要正常经营就能给当地提供就业、税收,也能产生绩效。另外,我正在做锂电池材料,这是国家正全力支持的产业,我在宁夏做的是汽车动力电池的正极材料。对宁夏的产业转型升级起到了积极作用,而且我们的规模很大,对当地的制造业确实有拉动效应,当地领导自然就对我这样的企业很欢迎。

澎湃新闻:东北现在的情况不太好,你去那边有什么感受,东北目前有什么投资机会?
郑永刚:大家都在说东北的投资环境不太好,其实投资环境不好是经济形势有点差,但东北的资源是非常有价值,那里的诚信度和长三角相比有差距,但我们要创造条件,多帮助他们。不要太在意其他,因为好的企业只要好好经营就行,不要更多的资源也能做好,他们的规范程度跟我没有关系,我们也不是盯着要他们答应给什么优惠,这种承诺不容易兑现,本来我也不想要,对我们的经营没有什么关系。但东北确实有很大的市场,也有比较市场化的资源,譬如东北的旅游资源是很好的,还有其他很多好资源。

澎湃新闻:那是不是该去东北抄底了?
郑永刚:我们是战略性结构性的投资,我的资产要追求结构合理,不管东北,西北,还是深圳,各个重要节点要有布局,我们的杉杉租赁马上要在香港上市,我们在青海的铜箔项目,投入30个亿,效益很好,虽然后来卖掉了。之所以投资西北,是因为西北电费便宜,东部要8毛一度电,那边只要2毛。所以有些投资是结构布局合理性的考虑。投资不要只盯着别人不如意的地方,只要扎扎实实把企业做好,税交了,工作岗位创造了,就没有其他事需要额外操心。

澎湃新闻:你最近提出要改变浙商精神,是基于什么样的考虑,浙商在新时代需要怎么变?
郑永刚:浙商是中国企业家群体里非常优秀的群体,我们之前提的“4千精神”——千言万语、千山万水、千方百计、千辛万苦,这是浙商成功的重要原因。但土的东西要进化,创新精神要进化。过去是单枪匹马,以后要团队化,要在机制和模式上要有变化。企业家要有家国情怀,而且要发自内心地、自然地去为国家考虑,而不是要别人监督和督促,如果国家不太平,你再有本事也做不了企业家。整个国家的政治、社会、经济环境才是你成功的要素。我们是市场化运作,自己主动承担社会责任,长期来看得益的还是企业。我们不光要赚钱,还是要把企业家的价值体现出来。有这么好的环境,我们这些人有智慧把企业越做越好。所以在这个时代,家国情怀很重要,不是空喊口号,过去国家支离破碎,没人瞧得起你,你到国外,西方社会不认可中国人,不给你机会,所以只有国家、民族强大,才有企业家的未来。

澎湃新闻:你说家国情怀,是针对现在动不动说谁跑了这些吗?
郑永刚:不是,最近有人炒作曹德旺跑了,这个说法不对,曹德旺本身就是中国很成功的精英。他去美国投资是基于企业合理布局的考虑,这个投资无可厚非,说他跑了不公正。全球化以后,产业在哪个地方最有可能发展,是企业本身的选择,是企业发展的需要,不管是在哪里。这是中国投资在美国,资本盈利后还是回中国。我和曹德旺比较熟,也比较了解他,不是一个要跑的人,他也跑不了,我们这个群体对国家、民族是有很深的感情,我们不会跑,但全球化布局的课还是要补的。另外,不要太强调中资、外资,过去我们吸引大量世界五百强到中国,我们的经济还不是照样发展得很好,我们的钱是被他们赚了,但我们资本、技术、人才,很多东西是从世界500强那里学来的。我们通过各种市场化的合资合作才有了今天的经济局面。

澎湃新闻:曹德旺说税太重,你怎么看?
郑永刚:税收高是政府要研究的问题,中国的实体经济不能垮了,原来的问题是产业过剩,现在的问题是劳动力成本居高不下,尤其是税收,这需要深思,中国的竞争力在哪里,我们失去的竞争力怎么通过结构调整、税收手段,或者用其他的各种好办法找回来。不能再有攻击曹德旺这样的民粹 ,把爱国的民族企业家逼走了,那是真正的麻烦。

澎湃新闻:如何改,你有具体的建议吗?
郑永刚:减税。我们的税收比较高,我做了很多行业,实业在做,产业资本和金融资本也在做。我的实业是锂离子正极材料,能感觉到税收是挺高的,但我转型早,现在是全世界最大的正极材料供应商,所以还有得赚,只是少赚一些,但实业做得一般的企业就吃不消,赚不到钱它就要退出,不干了。

澎湃新闻:你们十几年前进入电动车产业,现在开始造电动车,同时现在有很多企业也尝试转型造车,如何看目前的造车热,造车需要什么样的积淀?
郑永刚:我们造物流车,要做出很漂亮的卡车,但不造轿车,我们与其他企业合作的大巴也在市面上销售了。至于什么企业可以造车,很难说清楚,跨界也许成功也许不行,只要有资本,有新技术,市场总是存在的,新能源车有大市场,有条件的企业都可以参与。

澎湃新闻:现在中国制造到了一个关键期,一是30年发展起来的企业需要产业升级,甚至是转型,另一方面是有经验的第一代企业家开始逐渐退休,新一代企业家能带领中国制造跨过这个坎吗?
郑永刚:我们这代企业家一定会后继有人,企业家是一个特殊的群体,要求很高。你看像我这样,过去做服装,后来做电池材料,现在做金融。我的企业团队不但能够继承我的事业,还能发扬光大,过去英雄是个体,以后是一个组织,企业组织的能力会越来越完善。所以,杉杉即便离开了我,还是可以独立运行,因为有规范运作的团队,有组织在保证,其实现在具体的事也是靠职业经理人在做。所以我退不退休没有大问题,当然我估计我退休还早着呢。

澎湃新闻:今年的球技进步了吗?
郑永刚:我球技不会进步了,只能稳定,我一个星期两场球,我要的是身心健康,而运动和放松能让我更好地做决策,然后才能让企业更健康。